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抒情散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散文 >
抒情散文

还有在互联网上的行为轨迹等等

  值得留意的当以“逐贫”为母题的散文延续千年,实乃世界文学史上一大奇葩。先是杨雄有《逐贫赋》,言贫穷困己,虽逃昆仑山洞仍不懈跟随,且云:虽未为君家带来荣华富贵,却付与洁白无瑕光明磊落的坦荡,如不相容,即“誓将去汝”。杨即示歉,誓与之永久同居。此等自我讥讽性质之主题,明显与诗化抒情各走各路,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作家。韩愈以《送穷文》拓展此主题。其“穷”非物质贫苦,而是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恳请“五穷鬼”离去。穷鬼称四十年来,虽仆人迁谪南荒,百鬼凌辱,而忠心不改,说得仆人“上手称谢”“延之上座”。韩愈逝世30年,朋友段文昌之子成式为《留穷辞》,与韩文一送一留,“反之胜也”。五年后,成式复作《送穷祝》。唐宣宗时,有自称“紫逻山人”者,有《送穷辞》。北宋王令亦有《送穷文》。清戴名世有《穷鬼传》:遣送穷鬼,穷鬼不去,曰:韩愈不朽,皆穷鬼之功,穷鬼数千年得碰到韩愈,又近千年而得遇先生,“以先生之道而神驰者曾无一人,独余慕而从焉,则余之与先生,岂不厚哉?”清代的吴鸣锵又作《反送穷文》,虚拟穷鬼自辩:非穷鬼致人穷,“人自召耳”,贪得无厌,以致“天恶其盈”“罚及其身”;寡廉鲜耻,召来水火之灾;贪官苛吏,刑惩报应随之。穷鬼出于救赎,使其达孔子、颜渊、屈原、杜甫那样的“贫民”的境地。结论是“穷能益人”。从“送穷”母题千年不竭能够看出,审美抒情以美化诗化主体与情况为务,而“送穷”母题则反之,以自我讥讽、自我“丑”化为务。成长到后来乃发生金圣叹批《西厢记》之“不亦快哉”,自我表露,其心态之自在、坦荡,成为中国散文史上的一大奇峰。此等自我贬抑的诙谐,绝非审美范围所能归纳综合。

  周作人的“叙事与抒情”说,另一失误乃是对情与智对立同一转化的忽略。这导致“五四”期间以鲁迅为代表的社会文明攻讦体散文,在理论上“愧汗怍人”。盖因其既非诗化抒情亦非完全诙谐,而是多用反语,以锋利的嘲讽和社会文化批判见长。因为“叙事与抒情”说占领理论先机,鲁迅此类散文,被孤立为世界文学史从未具有过的“杂文”,然而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却获得了极其高尚的地位,但此后几十年,出格是文艺大繁荣的新期间,再无能够望其项背的典范。

  超越叙事与抒情之庞大成绩从何而来?论者大都以诙谐乃国民性所缺,不约而同目光向外,“诙谐”本汉语所无,乃林语堂移植自英人。此等论断,是对中国散文史缺乏系统研究所致。我国古籍中的诙谐散文积厚流光,以致于冯梦龙能够辑成一本《笑史》。冯氏还辑有《笑府》和《续编》,在理论上有清代陈皋谟的《半庵笑政》,此中有“笑忌”,除了指出切忌“刺人隐事”“笑中刀”“令人难堪”以外,还出格提出不成“先笑不已”。文人于此道亦多戏笔,并以正统之传、记、说、诏、表、檄、疏、书、赋、赞、铭为体,以至有以口供、判语、祭文、墓志为题者。其名篇有韩愈的《毛颖传》、苏轼的《万石君罗文传》、秦观的《清和先生传》。

  与派头扩大相伴的乃是篇幅变长,往昔三两千言让位于洋洋万言,以至几十万言者,不足为奇。散文在角逐派头的同时,也在不知不觉中比拼篇幅。智性精力不足,不克不及以自我心灵同化史料,化史料为感知,缔造意象言语者,乃图解概念。情趣、谐趣、智趣欠缺之作被盲目推崇。汗青实践逻辑转化如斯艰深,小品变为大品,大品又变为徒有史料,滥情变为滥智,亦不鲜见。长体散文,一如蒙古长调,有成定体之势。体裁之固定化,乃成当前散文一大隐患。散文作为形式之特点乃“大体则有,定体则无”。重温我国古典散文之多体,此当时也。《尚书·盘庚》乃国君的演说辞,《曹刿论战》一如《论语》中“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同为对话,郦道元《三峡》乃为典范作注,苏轼《记承天寺夜游》为札记,王安石《读孟尝君传》乃读后感,张岱《湖心亭看雪》比之漫笔愈加信笔……这些篇章,少者百字,多者不外数百字,绝无公安派、竟陵派之摆足为文之架势。正如苏轼所云,“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成不止”。就抒情而言,亦不现在日论者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7 15:32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bevtucker.com/shuqingsanwen/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