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抒情散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抒情散文 >
抒情散文

一种从切身体验出发

  也许,任何言语艺术都是以王尔德之“假话”的体例接近谬误,我认为,这是亚里士多德“诗是一种比汗青更富哲学性、更庄重的艺术”的要义。但当一个时代的言语艺术都以“谬误”的体例呈现的时候,我们无疑被置于无边的“假话”之中。在此语境下,要达到在场主义散文所倡导的“精力主体的在场”、对当下的“介入”并非易事。这不只是散文写作者的思惟、立场和立场的问题,也不只是一个纯粹的理论问题,更是一个地道的“艺术”问题。散文作为论述的艺术,精力主体是被“论述”出来的。精力主体若何被论述?如何论述才能接近真正的精力主体,才能使这个主体具有“当下性”、“介入性”,抵达“自在性”?倒是一个需要在“艺术”上加以处理的问题。

  在场主义散文,环节不在“主义”,而在“在场”和“散文”。据称,“在场”意指“当下性”、“介入性”、“精力性”、“自在性”和“发觉性”,并非“立即性”、“现场感”或“现场特写”之类的流俗之见,焦点是精力主体的在场和散文写作的价值及意义。它与“主义”结伴,无疑有着强烈的现代性诉求。“散文”则特指具有“散文性”的文类,其素质特征是“非主题性”、“非完整性”、“非布局性”、“非体系体例性”,别离对应“消解深度”、“消解全体”、“消解二元对立”、“消解核心”,具备某种天然的后现代性审美特质。而“散文性”当出自雅各布森为代表的俄国形式主义的“文学性”,它本身是一个“素质主义”的概念,遭到后起的解构主义者、新马克思主义者,诸如德里达、伊格尔顿的解构和无情的倾覆。总之,在场主义散文理论,是现代性与后现代、素质主义与反素质主义、思惟与学术等多种要素共存与坚持的奇迹,是当下中国“无厘头”文化的典型表征,也是一直未能走出转型期的中国思惟文化界的共相。

  因而,散文要实现真正的“在场”,我倡导“独立的论述”或者“论述的独立”。赵毅衡认为,“论述既是人类交换意义的根基体例,也是人的自我认识构成的根基体例。没有论述,认识中就没有内在时间,认识本身就无法具有”。落脚到在场主义散文,能够说没有论述,就没有真正的精力主体的在场。有的只是廉价、浮泛的感情和谈论。所谓独立的论述,就是不被各类外在要素干扰和限制的论述,一种从亲身体验出发,从自我的精力、感情和认识被深深卷入的具体情境、事务和细节出发,从生命的体温、脉动、快感、痛苦悲伤、幸福和磨难出发的论述。这种论述,是对个别经验的一种深度回返、修复和重塑,伦理的、价值的、审美的工具在论述中被无意、无声、无形地抛出,各类现实的、政治的、思惟的、精力的维度在此间得以自觉地成立和扩张,从而实现散文写作的价值和意义。

  说今天的散文写作具有精力主体不在场的现象,并不是说这个“精力主体”都不在场。现实上,即便在客岁的散文中,张承志的《磨坊目击记》、西渡的《那些消逝在郊野上的民间身影》、贾平凹的《〈古炉〉跋文》、刁斗的《一个虚无主义者的一般灭亡》、张生全的《坚硬的钉子》等,无论其论述的内容如何,都表示出强大的精力主体对现实的拥抱、对当下的介入以及对自在生命的彰显,若是这也算是“在场主义散文”,当属此中的典型。此外,说今天的散文写作具有精力主体不在场的现象,也不是说散文中没有“精力”、没有“感情”如许的工具具有,恰好相反,各类所谓的文化散文、学者散文和糊口哲理散文等之中,魂灵、感情、聪慧和趣味处处众多。我们已从纯真的“煽情”时代,进入到“煽灵”、“煽智”和“煽情”等无所不“煽”的时代。由这些“煽”所构成的“精力”大水,以“作秀”、“作伪”的体例席卷我们的视野,以“充满”、“在场”的体例掩饰“精力主体”的远离。极而言之,它们以“精力”的体例打劫我们的精力,以“魂灵”的体例洗劫我们的魂灵,以“趣味”的体例废弛我们的趣味,以“聪慧”的体例掩盖我们的真知,以“感情”的体例耗尽我们的真情。这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散文的真正症候。明显,这也才是在场主义散文冲击的方针。

  我国实施高温补助政策已丰年头了,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3 07:27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渔人与野鸭》原载1993年8月7日《湖北日报》   
下一篇:没有了
http://bevtucker.com/shuqingsanwen/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