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小品文的要点在“品”

  ●散文的“外跨”和“内跨”必然要控制一个“度”,决不克不及因过度逾越而使散文得到体裁特征和文类赋性。

  散文与“小说”的交融,也是一个主要现象。这在鲁迅、废名、沈从文、孙犁、汪曾祺、贾平凹等一些小说中,可见散文化的笔法与意趣。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很难分清以至无法归类,他们的一些作品到底是小说仍是散文?近些年,有作家提出散文写作的跨体裁问题,以至认为散文完全没需要苦守“实在性”准绳,可让散文进入虚构以至虚假形态,这本身就是一种斗胆的“逾越”和“越界”。

  散文与“小说”的交融,也是一个主要现象。这在鲁迅、废名、沈从文、孙犁、汪曾祺、贾平凹等一些小说中,可见散文化的笔法与意趣。这也是为什么有时很难分清以至无法归类,他们的一些作品到底是小说仍是散文?近些年,有作家提出散文写作的跨体裁问题,以至认为散文完全没需要苦守“实在性”准绳,可让散文进入虚构以至虚假形态,这本身就是一种斗胆的“逾越”和“越界”。

  “小品文”是散文之一种。1934年被称为“小品文年”。曾孟朴、胡适、林语堂都对“小品文”大加赞扬,认为它代表散文的成绩。然而,至今无人能说清晰“小品文”与散文的关系,即它们的内涵与外延之异同。以致于鲁迅将“小品文”当作杂文,叶圣陶将“小品文”与散文混为一谈。这就形成“小品文”概念的滥用以及它与散文概念的迷糊。另一个更容易混合的概念是“漫笔”,即将它与“小品文”稠浊起来,所以林语堂在《小品文遗绪》中曾暗示:“小品文笔调,言情笔调,言志笔调,闲适笔调,娓语笔调,名词上都不必争论。”由于自从西方散文家兰姆的“essay”传入中国,周作人、林语堂、梁遇春等人的漫笔就受其强烈影响。当然,还有小品文与序跋、漫笔与演讲、杂文与随感、书话与日志等的交叉与融合,这都是散文的“内跨”。我认为,作为散文的主要文类,“小品文”比杂文的纷乱和攻讦性要清爽和轻松,比“诗的散文”的诗意要平平和委婉,比“漫笔”的散漫絮语要短小精美。与小品文的精美、性灵、趣味比,漫笔更多了些漫长、絮语、文雅和思惟性。小品文的要点在“品”,“漫笔”则在“记”。

  比力典型的是散文与“诗歌”结缘,从而构成两种体裁:一是“散文诗”,二是“诗的散文”。对于前者,人们往往比力熟悉,像鲁迅《野草》中的大都作品是散文诗;对于后者,人们多有忽略,如纪伯伦散文《泪与笑》中的作品多属于诗的散文。不少人将“散文诗”看成散文,其实它是诗。与“散文诗”比拟,“诗的散文”不是“诗”而是散文,它虽有诗意,但诗性不如“散文诗”浓。“诗的散文”不分行,是连缀的片段,不像“散文诗”需要分行。因而,鲁迅《野草》中的《雪》是“诗的散文”,而不是我们持久以来认为的是“散文诗”。

  该当说,冲破散文的各种限制,让它从诗歌、小说、戏剧等体裁受益,也让散文的分类愈加丰硕多样,这无疑长短常主要的。不外,也要留意其风险和失误,那就是过度“跨界”,从而得到散体裁性和导致同化。如将更多诗性插手散文,就会将散文变成“诗”,至多使散文得到实在与天然。杨朔曾骄傲地传播鼓吹,他写散文的最大窍门是“将散文当诗来写”,这虽然有助于添加散文的诗性美,但其最大问题是,由于诗的夸饰和炫张让散文得到天然安然平静之致,导致感情失真与众多。这在余光中、余秋雨的散文中多有表示,如余光中散文《听听那冷雨》《老的好标致》《莲恋莲》,不谈内容,只看标题问题就会感应感情的自然与虚妄。又如用小说等笔法写散文,其利益是可通过讲故事添加作品的长度和张力,但最大问题是没有节制和感情失真。因而,散文的“外跨”和“内跨”必然要控制一个“度”,决不克不及因过度逾越而使散文得到体裁特征和文类赋性。

  比力典型的是散文与“诗歌”结缘,从而构成两种体裁:一是“散文诗”,二是“诗的散文”。对于前者,人们往往比力熟悉,像鲁迅《野草》中的大都作品是散文诗;对于后者,人们多有忽略,如纪伯伦散文《泪与笑》中的作品多属于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5-13 17:25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bevtucker.com/sanwensuibi/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