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并怂恿我对迎面走来的维族人讲

  穿过卧虎不拉沟,来到焉耆丰沃潮湿的盆地,特别是浏览了五花八门的保留了极古朴风味的焉耆城之后,安步开都河老桥和新桥之间的长满高峻柳树的堤岸,罕见不使人发生一种怅惘的感喟:这一切都是最初的了。最初的一幕。

  我但愿这篇散文不至于用走马观花的水彩涂抹并废弛了江山的朴实原色。出名的博斯腾湖,盛产肥美大头鱼的开都河,夏日一望无边铺向天际的嫩绿苇子丛,毛色透着那么一股金黄劲儿的焉耆名马……等等,一般说来是文学旅里手们比力赏识的工具。当美成为大师都能认识和理解的工具时,就该当避开它。

  凄惨的嘴唇,无水的山沟。在北方,这类山沟四处都是,两山相叠,像两片因干燥而张开的皮肤粗拙的嘴唇。半世纪前,尕司令马仲英的回族兵和禾加·尼牙孜的维吾尔人在这沟里打了一仗,死者上千,尸体横陈沟底,血把干沟染了个红。

  在秋草枯黄的哈拉沙尔草原上,两位老者头戴黑色六角帽,足蹬黑面启齿纳底布鞋,各骑一匹焉耆神骏:一匹黄骠马,一匹青鬃马,勒马顶风而立。马如龙,人如虎,其凝重严肃风度实为稀有,直教人想起百年前河湟事情时率十万回民与左宗棠的清廷官兵血战的统帅人物……

  期间,焉耆一任专员号称是左宗棠的四世孙,名叫左庶平。此公一上任,轻骑简从去了其时焉耆最穷最边远的若羌县,到了那里便要去访本地年事最高的白叟。县衙门一查,最老的当属一个看坟地的维吾尔孤老头,九十余岁,无儿无女,老景苦楚。

  这就又让人想起汗青……是谁缔造的?人民——这当然没错。可是在“人民”这一极其富有归纳综合力的概念中,包不包罗岳飞、文天祥、海瑞、王安石这些官呢?包不包罗唱大风歌的汉高祖、被誉为天可汗的唐太宗、同一中国的秦始皇、“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和爱新觉罗·玄烨以及“始为僧继为王终为帝”的明太祖呢?

  那天晚上,我们在苏老家听得精力充沛、两目生光。而这位剃着光头、长着雄马般粗壮脖颈的回族白叟也如遇忘年之交,他几乎是滚滚不停、神采焕发;就连他做的手势,也完全不像一个白叟而像一个壮汉那么强悍无力。他一会儿像个平话人,巧设悬念,直视听众,猛然以掌击案,说出一个预料之外的结局,使人灵魂为之震动!一会儿又仿佛是位胸怀韬略的蓬菖人,阐发全国时局,俯看人世剧变,指导评论新疆半世纪的汗青事务和风云人物,常有独到之见。出格是讲起他本人终身的履历,不矜不夸,不悔不怨,对本人的满意时和悲伤处,均以“黑色诙谐”的立场处之,显示出一个历经沧桑的白叟超然的目光。

  是的,抚回庄曾经变成了永宁公社,木架老桥曾经变成钢筋水泥布局的新桥,骑着出名焉耆马的上城人曾经变成戴头盔穿牛仔裤的骑摩托车者,开都河挖沙子的马车夫曾经变成汽车司机,沿堤而栽的百年垂柳曾经做了建筑材料,河里曾经很难钓到大头鱼,阿訇的儿子正在为考大学预备外语教材……

  手摇着萨巴依坐在陌头唱歌乞钱的妇人是最初的了:把坐骑拴在木桩上走过去到挂着鲜红羊后腿的仆人正高声呼喊的凉面铺吃面的农人是最初的了;四五个面留典型哲赫仁耶教派的胡须的白叟正站在一车白杨木旁低声扳谈的样子是最初的了;一位露宿风餐然而充满诙谐和自傲心的维吾尔老头,他头戴地道的喀什式巴旦木花帽,身穿黑褡袢,足蹬有套鞋的靴子,肩背褡袷从人群中独自走出来并四下观望,这个喀什人来到这南疆的门户时的打扮,也是最初的了……

  一晃快要三十年过去了,我带着这么一点对回族人的成见和肤浅的领会,陪统一位回族作家来到回族聚居的哈拉沙尔,而我对伊斯兰教和回风气俗又知之甚少,所以当我坐在黑猫警长的自行车后捎架上向他讲述这段旧事的时候,黑猫警长扭过他头发蓬散的大脑袋,以纯种回族人的身份向我发出警告了:

  不管怎样说,乃祖左宗棠是一位雄才粗略的汗青人物,他作为清朝的大吏而力保清朝的山河总算不是吃谁的饭砸谁的锅,东边的水灾刚堵住,又去西边灭火,为千疮百孔、摇摇欲坠的朝廷忙得不成开交。而后,竟以七十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8 09:25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不怕投身于分裂之中   
下一篇:没有了
http://bevtucker.com/sanwensuibi/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