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基本上抛弃了象形性的特征

  散文特别是散文中的漫笔是一种需要聪慧的文本,但聪慧不是伶俐的狡徒和技巧,不是学问的炫耀和矫饰,也不是冷冰冰的理性推理和演绎。聪慧从底子上是一种糊口立场,一种精力的境地和心血的燃烧,一种带着生命体温的可触可感的文字。

  “诗性聪慧”是意大利哲学家维柯提出的一个概念。他认为,原始人糊口在思维的暗淡与混沌之中,生来就对事物蒙昧,也没有逻辑推理的能力,但他们“满身是强烈的感受力和广漠的想象力”,这使他们缔造出了人类童年的诗篇。

  中国的诗性聪慧与之有所分歧,更有别于西方文艺回复以逻辑思维为特征的理性聪慧。中国晚期诗性聪慧的一个主要泉源是汉字。汉字是一种表意性的象形文字,是基于主体对客体抽象、直观的全体把握,而不像西方的文字那样颠末阐发和规范,根基上丢弃了象形性的特征。汉字的这种特征,不只凝结了中国人特有的聪慧,并且使中国人的思维从一起头就具有将概念的理性思维和全体直观的顿悟体验相融合的特征。

  我国的现现代散文,很大程度上是在中国诗性聪慧的滋养下成长起来的。好比在现代的许地山、废名、丰子恺等人的散文中,都能感遭到这种无处不在的诗性聪慧。在现代的贾平凹、韩少功、南帆的散文中,也处处闪灼着中国诗性聪慧的玄机。

  南帆散文漫笔中的诗性聪慧别有一番风度。它并不依赖于豪情,而是诉诸智性,从感受世界出发进行智性、原素性的定名,由此衍生出多个条理的观念来,好比《一握之间》,他从多个角度对“手”进行领会构:拳击场上手与手的对话,绘画或摄影中手与手的相握,维纳斯断了双臂的手,茨威格小说《一个女人终身中二十四小时》中那双赌徒的手,等等。南帆不单解构了“手”的崇高性,还阐释了“手”隐含着的无限的精力意味。在他的笔下,“手不只是躯体赖以操作的一个器官,手同时还成为展现躯体性格的代表符号,以至凝缩为躯体的简练意味”。恰是通过如许正向、逆向以至反向的多向思维,通过层层的推理衍化和话语的建构,手最终与躯体、与世界形成了一个内涵丰硕的全体。

  简而言之,散文特别是散文中的漫笔是一种需要聪慧的文本,但聪慧不是伶俐的狡徒和技巧,不是学问的炫耀和矫饰,也不是冷冰冰的理性推理和演绎。聪慧从底子上是一种糊口立场,一种精力的境地和心血的燃烧,一种带着生命体温的可触可感的文字。散文中的诗性聪慧,只要具备了上述的风致,才能真正燃烧起来;相反,有“智”而没有“诗”,或者只是一味地抒情而贫乏聪慧的穿透力,如许的散文从素质上不克不及说具备了“诗性聪慧”。

  中国的散文恰是在保守文化与中国诗性聪慧的孕育下成长强大的。好比说,历代文人雅士都倾慕于“泛泛心是道”的禅风,并且在诗文中追求一种禅意、禅趣和禅境。举例说,柳宗元的《永州八记》中的《始得西山宴纪行》就是如许一篇颇具“禅味”的散文小品。作品从“凡是州之山川有异态者,皆我有也”的“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到“悠悠乎与灏气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与造物者游,而不知其所穷”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忘境,是人生境地的升华。忘境就是“空”,是对第一阶段的物境的超越。然而“空”并非完满是“空”,进入忘境后还有悬念,还有固执。于是在文章的最初,作者索性“引觞满酌,寂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苍然暮色,自远而至,至无所见,而犹不欲归。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行文至此,作者终究大彻大悟,“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真正进入了忘记自我、超越功利的自在自由的境地,而这也是禅悟的“见山只是山,见水只是水”的第三阶段。

  禅意、禅趣和禅境,是人道的一种特殊感悟能力,而散文是一种表达真情和性灵的无拘无束的体裁,两者具有着很多内在的相适性与共通性。也正因而,禅意和散文天然而然地走到一路了。

  韩少功的诗性聪慧次要不是来自于中国保守文化,而是更多地具有西方思辨哲学的特征。这种以理性思维为根本,从现象出发转而直逼事物焦点的阐释体例,一旦与智性的大脑、丰沛的心灵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5 12:57   【打印此页】  【关闭
上一篇:甘肃省“小说八骏”   
下一篇:没有了
http://bevtucker.com/sanwensuibi/3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