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 伦敦00:00:00 纽约 纽约00:00:00 东京 东京00:00:00 北京 北京00:00:00

400-668-6666

散文随笔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散文随笔

金黄的迎春和连翘这里一簇

  来到大明湖,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之中,光阴悄然悄慢了下来,表情悠悠然轻了,空了,健忘懊恼,只注满欢愉。大明湖畔有良多趣味盎然的铜像,引得游人兴味盎然的围观。一对母子,孩子正贪玩,而母亲喊他回家,孩子执拗地要掰开母亲的手,那股狡猾让人莞尔一笑。还有下棋的铜像,一盘棋,两个白叟,一个端茶啜饮,志满意满,另一个以手托腮,苦思冥想,我索性坐在另一个空凳子上,来一个古今大战,秀一把沉思状。除了雕像,大明湖边的居民也颇懂得糊口张弛有道,上班就好好工作,周末就放松身心。体育器材处是个热闹的场地,有人在玩单杠,有人在打球,还有几小我满头大汗地踢毽子。长廊里丝竹悠扬,锣鼓声声,一个大妈正在登台表态。还有那树林边的石凳,阳光洒在一对老年人的背影上,很是温暖。

  王新芳,生于七十年代,河北省内丘县人,河北省作家协会会员,《文苑》《泛爱》等杂志签约作家。执笔取暖,煮字疗饥,颁发作品近百万字,作品散见《青年文摘》《读者》《意林》《散文百家》《文苑.典范美文》、《人民日报》《大公报》《羊城晚报》等全国出名报刊,多次获奖并被转载。小小说《局长门前有辆车》入选《2014中国年度微型小说选》,散文《淡逝的风景》获第九届河北省散文名作二等奖,入围全国首届浩然文学奖。荣获河北散文30年“银星创作奖”称号。2018年1月,出书作品集《不怕万人阻挠,只怕本人降服佩服》。

  也许是由于一湖春水的缘由吧,大明湖的春天来的额外早,额外有味。沿着小东湖的岸边曲折折行,穿柳过桥,纷歧会就来到了大明湖,一会儿走进了百花烂漫的春天。临水而居,花当然开的早,金黄的迎春和连翘这里一簇,那里一丛,金黄光耀地依偎在假山旁,古亭前。高峻的玉兰斑白就白得纯洁,紫就紫得崇高,巨大的花瓣在风中轻轻抖颤,风情万种。几株杏树的枝干粗大遒劲,彰光鲜明显岁月沧桑,满树杏花粉白素雅,如乡野村姑清丽脱俗。更惹人爱的是樱花林,了望似一片云霞,红彤彤的,坐在树下的长凳上,心就飘飘然起来。除了花,水也是说不尽的美景。站在曾堤的小桥上看水,了望烟波浩渺,浩浩大荡,一艘画船慢慢驶来,又有一声委婉的琴音传入耳,让人沉醉。近看水面,几只灰色的野鸭在残荷间游玩,再加上岸边嫩绿的柳枝柔嫩低垂,巍峨的超然楼倒影水中,这意境颇有“春江水暖鸭先知,”“留得残荷听雨声”的古韵了。

  一个老城,有山有水,好像养在深闺的女子,面庞俊秀,饱读诗书,心灵优美安恬,她坐在历下亭里,用莺歌燕语给我讲述沉淀在土壤青烟的故事,不时掀起我心中的阵阵柔情。春景旖旎中,我怎样舍得分开她的身边?

  大明湖和文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她是文人的红颜良知,红袖添香,她毫不是低俗的,而是文雅的,渗透了文人的儒雅气宇。我怀着一个小小文人低到尘埃里的姿势,来到大明湖朝圣。站在明湖居前,对岸那一个雕梁画栋的剧场,就是昔时刘鹗在《老残纪行》里写的老残听书的场地,我跟着人流跟着老残来到明湖居,看到了秀而不媚,清而不寒的白妞,那一双如秋水寒星的明眸,一面鼓,两片梨花简,就唱出来一个花坞春晓。水边深巷,秋柳人家,“娟娟凉露欲为霜,万缕千条拂玉塘”,王渔洋和一群文人骚人在吟诗谈词,平铺直叙。另一边,老舍留念馆的几杆翠竹在风中轻摇,夜晚灯光下,老舍先生正在奋笔疾书,“最妙的是下点小雪呀。看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9-04-12 07:53   【打印此页】  【关闭
http://bevtucker.com/sanwensuibi/234/